沪老人在花桥的“候鸟”生活:有上海味道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7 12:49

  样本3

  和往常周末一样,67岁的蔡老先生和老伴搭乘最早的班车来到易买得超市花桥店。“今朝小囡从上海过来看阿拉,早点来买点吃的喝的。”在大卖场底楼的连锁小吃店吃了早餐后,老两口手牵手开始逛卖场。老蔡来到散装大米柜台前,抓起一小把米闻了闻。“应该是新米。”他告诉记者,这里自从有了大卖场后,周边生活配套设施越来越完善了。“以前这里买菜吃饭都是个问题,和曹杨新村比差远了。”从新中国“第一工人新村”出来的老蔡起初并不适应花桥的生活。“小区很新,房子很宽敞,但就是冷清啊。”如今,随着越来越多上海人来到花桥安家居住,这里已经很有“上海味道”了。

  大多数上海人还发现,花桥的生活成本也“蛮实惠额”。这一点,吴阿婆深有体会。“我2008年搬来时充了500元水费,现在都没用完。”特别是电价,上海半价优惠是晚上十点到次日早上六点,昆山是晚上九点至次日早上八点,勤俭持家的人不用天蒙蒙亮就开洗衣机了。更吸引人的是,一些楼盘固话、手机是“上海标准”。“阿拉屋里厢固话就是021开头的,打手机也不收漫游费。”吴阿婆说:“交通费也便宜,乘公交车刷上海交通卡,打六折,最便宜仅六角。”

  平日在花桥,周末回上海

  但是,吴阿婆住的小区离繁华区域有点远,“住户大概只有三分之一,蛮冷清的”。陪她走进小区,除了房子还是房子,也没看到老年人健身、遛狗、聊天等在上海常见的场景。对于吴阿婆来说,这种寂寞未必真是种清福—子女不在身边,听不到居委会大妈的唠叨,看不到电视里柏阿姨、阿庆讲的家长里短,生活似乎少了些什么。悠闲和寂寞,其实就在一念之间。

  出租长宁老公房“扎根”花桥

  那么,有多少人在花桥买房?住在花桥养老的上海人有多少?记者昨天咨询了昆山市和花桥镇相关部门,均未得到明确答复。不过从开发商的统计可略见一斑。根据绿地集团统计,花桥各项目共售出约2.3万套,其中约90%购房者来自上海。10月19日开盘的万科某楼盘,截至昨天已销售1500套,其中约80%是上海客户。

  样本2

  【新民网讯】这两年,昆山的花桥俨然成了小上海--那里上海话是半官方语言,上海的阿姨爷叔依然在按照上海的生活方式过日子,有些固话是021开头。随着轨交11号线花桥站的开通,更多上海人还会继续涌入花桥。

  样本1

  10点半,轨交中山公园站3号口外的马路上停着几辆花桥绿地21城社区的大巴。在这个总规模号称有两个静安区那么大的超大社区,上海人是业主的“大头”。

  赵阿姨和老公手上提着一箱水果和一凤凰彩票(fh03.cc)袋“清美”豆浆上了车。5分钟后,大巴的半数座位已坐满。在这辆开往昆山花桥的大巴上,上海话是“通用语言”,除了司机,几乎人人都在说上海话。如果要统计这一车人的平均年龄,估计得超过50岁。“45分钟就到了,而且好送到侬小区门口,但你得是社区居民。”赵阿姨说:“买我们小区房子的也有不少年轻人,很多是在嘉定特别是安亭上班的。不过大部分还是像我们这样年纪的。”

  在花桥,如果没有急事且体力允许,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便民自行车。许多小区门口和重要公共建筑周围都有便民自行车的停放点,居民凭卡可以随借随还。

  赵阿姨家毗邻花桥最热闹的易买得超市,人气很旺。“我儿子每趟来看我,都会说‘这里怎么像上海一样?’”的确,购物中心、电影院、银行、公交站……空气中还总是弥漫着上海话。

  在卖场出口处,住在嘉定昌吉路的老曹一个人拖着辆折叠购物车缓步走出来。“这里的大卖场班车开到嘉定的,今天这里的日本南瓜只卖9角9一斤,便宜。”老曹告诉记者,虽然来来回回都算“跨省”,但真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。

  “这里怎么像上海一样?”

  衣食住行,来花桥要算的第一笔账自然是房价。上海人到花桥买房早在2005-2006年,当时房价仅3000元/平方米左右,2008-2009年涨到七八千,仍比上海市区便宜很多,当时也形成了第一波上海人买花桥房的高潮。

  “一些曹杨的老邻居来做客后,也索性在这里买了房子,大家平日里健健身、打打麻将、跳跳广场舞,老乐惠额。”在老蔡看来,目前老年人住在花桥最大的问题还是医疗配套,因为这里还不能用上海医保卡。“最近这里开了家东方绿地医院,是三甲医院,而且周末也有门诊接待,希望能尽快实现医保卡互联互通。”记者了解到,一般有点小毛小病,这里很多人都会到安亭的医院去,也有人坐11号线到嘉定新城的瑞金医院分院。

  老伯骑车“看房”当做精神寄托

  电费优惠,上海交通卡打六折

  “物质账”好算,“精神账”难算

  样本4

凤凰娱乐(fh03.cc)

  最大问题是不能用上海医保卡

  走出“第一工人新村”安家花桥

  赵阿姨夫妇4年前在花桥买的房,和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,他们并非周一到周五在上海,周末过去“度假”,而是反其道而行之,现在已到了“来去自由”的境界。在她看来,花桥这两年人气旺了很多,小区里面却还是很安静,“住着挺舒服,买菜、健身都有地方。”

  临近午饭时间,早上刚去花桥中央公园遛弯锻炼身体的刘老伯正骑着车,慢悠悠地往绿地21城孝贤坊小区赶,打算停下车再坐超市的免费班车到易买得去吃饭。刘老伯在花桥已经“扎根”了,2009年来到花桥之后,他把长宁的老公房出租出去,一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花桥。这两年伴随着花桥的高楼林立,刘老伯有了个新爱好:看房。一旦当地有新盘要开,刘老伯大都会实地看看。他告诉记者:XX楼盘看似房子不错,但是小区没有绿化;XX新盘看似离地铁站较近,但入住率不高,晚上看上去“暗戳戳”……给人的感觉是比当地任何一家中介都要熟谙行情。“这里住住感觉确实蛮舒服的。”刘老伯慢悠悠地说道,“不过房价涨得并不快。从投资的角度来讲,我是失策的。”其实对刘老伯来说,投资“失策不失策”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通过打探楼市行情,在花桥的退休生活有了一个精神寄托。(据新闻晨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