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里斯:希腊罗马作家笔下的丝绸之乡真的是秦汉帝国吗?

编辑:凯恩/2018-10-16 21:44

  那么赛里斯到底是什么地方?我们还需要借助第三位希腊作者伊西多尔的著作来做旁证。他和老普林尼、斯特拉波以及托勒密都是同时代的人。但与那三位不同,伊西多尔并不生活在罗马帝国境内,他所在查拉克斯城位于今天波斯湾一带的科威特境内。这个城市是帕提亚帝国的众多附属国之一,也是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繁忙港口。他将自己所知的东方地理信息,编纂成为《帕提亚驿程志》,谨献给罗马的奥古斯都。

  至于他们笔下的赛里斯,则更让当今全世界的读者赶到匪夷所思。除去乌托邦性质的道德社会幻想与人人超过百岁的神话级寿命,当时的古典作家往往将赛里斯人描绘成为如下形象:高大、红发、碧眼、说无人能懂的语言。

  托勒密的传世世界地图

  红海西岸的贝雷尼斯 当时重要的商贸港口之一

  8世纪左右的吐火罗地区壁画

  公元1世纪前后的地理学家 斯特拉波

  在文章的结尾,作者不忘告诉你,在罗马地理学著作迸发的年代,费尔干纳的殖民者城市里,还有希腊裔居民在生活。他们附近住着大量的斯基泰文化熏陶的游牧势力。但如果他们有能力向东翻过阿尔泰山脉,完成罗马作者们描绘的高山旅行,他们就可以进入西域。在那里,他们可以遇见大批红发碧眼的土著--吐火罗人。

  然而,如果仔细分析古典时代的众多记载内容,结合当时的地理与历史资料。我们就不难发现,这个传说中的赛里斯绝非秦汉帝国本身。

  历史上,关于赛里斯的记载中属普林尼的《自然史》、斯特拉波的《地理学》以及托勒密版本的《地理学》和那张传承2000多年的世界地图。他们无一例外的成书于公元元年前后,可以说是罗马帝国初建,统治者意气风发之时。在他们的著作中,都提到了遥远东方的丝绸之乡--赛里斯。

 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欧洲人最早对赛里斯的记载发生在公元前5世纪。凤凰彩票(fh03.cc)还是一个叫克特西亚斯的希腊人,作为波斯大王的御医在亚洲生活多年。他在回忆录中,首次提到了赛里斯人。这比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军队,向东征服到费尔干纳盆地的时间,还早了100多年。也就是说,当时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秦汉帝国。赛里斯的秦汉说,至此已经不可能成立了。

  再看看他们对赛里斯地理方位的大致描绘:介乎于南方的印度与北方的斯基泰文化区之间。或许,赛里斯的记录的确荒诞不经,却也大体符合遥远距离上的单相思。

  一块于阗出土的木板 诉说了桑蚕传入当地的故事

  首先,无论是老普林尼还是斯特拉波或托勒密,他们都是端坐在罗马帝国境内的记录者。其中老普林尼一直活跃在地中海西部地区,从未涉足亚得里亚海以东的地方。斯特拉波则生在小亚细亚半岛的希腊城市,最远涉足的地方是埃及和埃塞俄比亚,不曾涉足亚丁湾以东。至于出生在埃及的托勒密,则一生没有离开过那里。

  在托勒密地图上 东方有赛里斯和秦尼两个国家

  古典时代,东亚的丝绸远销中亚和欧洲,并引起了当时罗马帝国贵族们的浓厚兴趣。大约从公元1世纪开始,罗马人笔下就出现了被称为丝绸之乡的赛里斯。不少当时的作家,都在自己的地理学与博物学著作中,提到了这个神秘的国度。因此,有很多人将赛里斯认同为差不多同时的秦汉帝国。

  其中首当其中的大城市,就是汉文史料中常常提及的于阗。那是附近人口最稠密、城市规模最大的一个定居点。当地的商人在秦汉帝国建立前,已经进行丝绸的转手贸易。到了老普林尼等人的时代,甚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养蚕基地。

  《厄立特里亚航海记》中的世界

  所以,他们的往往需要从真正去过东方的人那里获得点滴信息,哪怕是拷贝就走样的二手和三手消息。又或许需要大量参考前人的有关著作。这个现象就在托勒密的《地理学》里,痕迹明显。

  中世纪时的托勒密版《地理学》

  图中的4 就是查拉克斯所在地

  可见,当时的罗马帝国商人要接触到所谓的赛里斯,还是挺麻烦的事情。尤其是在提供几乎所有信息的希腊人,对斯基泰游牧民和印度土著都非常熟悉的情况下。错将部分人当做不可交流者,是难以想象的事情。毕竟,双方是有贸易行为的。

  15世纪画作中的托勒密形象

  无论是公元1世纪的托勒密,还是公元前1世纪的佩里普拉斯时期,南越国都已不复存在。来自埃及的希腊商船,无论是真的抵达番禺,还是仅仅停留在越南南部的占城,都只能遭遇汉帝国而非其他势力。秦尼一词,无疑是更加可靠的秦汉帝国代名词。

  在《厄立特里亚航海记》中,希腊水手们经常从红海西岸的港口出发。如果不是南下东非寻找黄金和象牙,就是向东去印度寻找香料。甚至可以去叫秦尼的地方贸易,获得丝绸。今天的考古学家已经在中南半岛的古代港口遗迹中,发现了凤凰彩票(fh03.cc)罗马时代货币,也应征了这种海上贸易的可能。至于更古老的南越国都城遗址考古也证明,有外来的海船会到当时的广州番禺进行贸易。

  透过这本《帕提亚驿程志》里的商贸线路,我们大体上可以了解当时地中海商人们可以抵达的东方极限。很不巧,这个线路在通过叙利亚-波斯-阿富汗等地后,在印度戛然而止。参考当时的丝绸之路贸易,很多商人的确会通过阿富汗的开伯尔山口,将货物运到印度河流域,再用船送到波斯湾地区。东方的希腊城市或社区,也依然发挥着国际贸易中间人的角色。

  考虑到当时来自东方的丝织品远销地中海的贵族阶层,对赛里斯的记录,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工作。只是在他们的笔下,连对丝绸的制造工艺都是一知半解。往往错误的认为,丝绸来自赛里斯当地人种植的神奇羊毛树。仅从这点,就不免让人怀疑,当时的地中海作者们,是否有最基本的丝绸产业概念。

  但如果我们考虑下当时的实际情况,并继续把历史的时间线拉长,赛里斯的形象或许会更加真实一些。

  看到这里,或许不会有人认为这个赛里斯就是秦汉两个帝国王朝。但20世纪的考古发现,却又一度挽救了赛里斯的秦汉帝国说。人们在叙利亚东部的帕尔米拉古城,找到了公元1世纪时期的陪葬丝织品。这些丝织物无一例外的使用了丝绸+羊毛的混合纺织技术。这样一来,老普林斯尼等人的羊毛树理论,获得了最为合理的解释。

  很自然的,对于葱岭以西的大部分人来说,这里更像是丝绸之乡。对于远在意大利的老普林尼来说,也是合情合理。如此看来,红发碧眼之说也不足为奇。只是赛里斯能不能算秦汉帝国,那就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(完)

  托勒密在自己的著作中,提到了两个神秘的东方国度。其中一个自然是本文的重点赛里斯,另一个的名字是更耐人寻味的--秦尼。托勒密的主要参考,来自年代早于他的希腊水手佩里普拉斯。这位比托勒密更神秘的埃及本地希腊人,被认为出生在通往印度洋的红海港口贝雷尼斯。他的《厄立特里亚航海记》,凤凰娱乐(fh03.cc)是已知最早记录如何利用季风横渡印度洋的航海志。